郵箱登錄
用戶名: @cndca.org.cn
密碼:
首頁
  • 新聞中心
  • 民建要聞
  • 統一戰線
  • 會務動態
  • 時政財經
  • 媒體聚焦
  • 民建視頻
  • 履行職能
  • 建言獻策
  • 議政調研
  • 提案解讀
  • 專委會動態
  • 社會公益
  • 非公經濟
  • 思源工程
  • 對外聯絡
  • 自身建設
  • 思想建設
  • 基層組織
  • 工作交流
  • 會內監督
  • 機關風貌
  • 學習培訓
  • 領導活動集
  • 會員風采
  • 專題專欄
  •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會員社區 > 心靈家園

    棋 緣

    作者:王衛東   信息來源:民建中央網站   發布時間: 2019年11月19日
      
    分享到:

      在日本秋田營農大學研修,一晃已經三十年了。然而,那時在異國經歷的事,現在想起來仍然歷歷在目,清晰可讀,甚至可以復盤。

      日本人有個“毛病”,不論參加什么形式的派對,都要讓我們這些“老外”登上臺來,在大庭廣眾之下向大家自我介紹,特別要介紹個人的興趣愛好。這對于我這個性格內向,怕在生人面前亮相的人來說,無疑于受“洋罪”。

      剛到學校,沒有這樣的思想和心理準備,站在講臺上,在師生面前介紹自我,撲騰撲騰的心跳怎么也控制不住,本來還不很流利的日語,這時愈顯口吃結巴:“我叫王衛東,我來自中國甘肅省永登縣。永登縣是日本人非常熟悉的絲綢之路上的重鎮,是玫瑰之鄉,也是瓜果之鄉。大家都知道,聞名世界的敦煌莫高窟就在我們甘肅。我喜歡打乒兵球,下圍棋,我崇拜日本圍棋本因坊武宮正樹……”

      說到圍棋,其實在國內我跟同事張聚成先生僅僅學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連圍棋的皮毛都沒搞清,只是個初學者而已。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好戰的我們的日本老師鹽地先生吃過晚飯,抱著棋盤,提著圍棋,便到我的宿舍前來叫戰。突然來襲,我慌了陣腳,不知如何迎戰。

      忐忑之中對弈開始了,我的功底差得可憐,僅僅落下數子,鹽地先生便看出我的底細,掂出我的份量來。還在序盤的序盤,鹽地先生就微笑著推枰重來:“從今天開始,我讓你九個子,當你連續贏我三盤,減少一個子” ,“連續贏三次” ,鹽地先生又補充了一句,并點燃了一支SevenStars。  一個多月的時間里,鹽地先生還經常送來圍棋書籍和雜志,讓我增加一些理論知識,加上先生的指點和實戰訓練,我開始摸著了一點門道,我的棋力也提高到減少一個子的水平。  后來鹽地先生又給我介紹了幾位當地圍棋俱樂部的朋友,其中畠山三一先生與我投緣,成了我最要好的棋友。

      畠山瘦高個兒,小小的眼睛,戴著一付金絲框太陽鏡,臉龐白皙,說話聲音不大,說話時臉上略泛紅暈,一接觸就能看出他是個內向文靜而靦腆的人。他非常癡迷圍棋,業余四段,甚至給自己的女兒起名字“棋理子”。同學們都說他的長相酷似我這個“老外”,宛若兄弟。

      除了每天晚上抽空跟鹽地先生紋枰論道以外,每到周末,畠山總按時開車到學校來接我去圍棋俱樂部。這時同學們都用羨慕和嫉妒的口吻說:“你哥接你來了,趕緊去吧。”

      枯燥的學習期間,能與日本人直接接觸交流,既可以氣氛轉換,又可以體驗日本真實的生活,機會難得而寶貴。因此,每到周末,也是我最向往最開心的時候。這天下午“老哥”會照例帶我先到秋田的名勝去游覽,然后再去下棋。一年的時間,我幾乎游遍了秋田附近的星星點點大大小小的所有景點。春天開滿粉紅色櫻花的平和公園是人們賞花惜花的最佳去處,在綠草如茵的櫻花樹下,鋪一塊塑料布,席地而坐,悠閑地品嘗著老師帶來的美味佳肴,喝著麒麟啤酒,似醉非醉之中,望著落“櫻”繽紛,看著無可奈何花落去,讓人感慨無限,嘆息人生如櫻花之短暫,喚醒人們如櫻花一般絢爛爭放,只爭朝夕的緊追感;夏天人潮鼎沸的海濱浴場成了人們避熱消暑的聚集場所,海面上搏擊浪頭的弄潮兒,主宰沉浮,與水族精靈一道共享道遙。海灘上人頭攢動,人們或毫無拘束地展示著自己棱角分明的曲線,或在太陽傘下無私地晾曬著赤“撐”而健美的身體,多么愜意,多么自在;秋天漫山紅葉、層林盡染的十和田湖,山中有水,水中有山、山水相吻,相映成趣,蕩舟湖心,波光粼粼,秋風拂面,爽氣沁心,遠離塵世,拋卻喧器,若神若仙,真有一種“人在畫中游”的酒脫和體驗,一點也沒有我們西北那樣的蕭瑟曠涼;更加不一樣的是,這里的冬天積雪數米,雪面接檐,讓人驚訝。川端康成?雪國?的開篇之語是"穿過長長的隧道,就是雪國",寫的就是這一帶。被譽為"小富士"的鳥海山白雪皚皚,山坡上的滑雪場游人如織,勇猛的滑雪愛好者從山頂俯沖而下,猶如離弦之箭,直飛山腳,驚而不險,勢不可擋,創造刺激,享受快感。在世界著名作曲家成田為三的家鄉——森吉町的成田為三紀念館里,要一杯咖啡,一邊翻看介紹成田為三的小冊子,一邊戴上耳機欣賞他的傳世名曲《海濱之歌》:“清晨我獨自一人在海邊彷徨,心中不禁想起往日的時光。啊陣陣清風,吹動著白云……,啊我這憂郁的人兒在苦苦思念,啊我心中的伊人如今你在何方。”

      此境此情,讓人陶醉其中,怎么不會被這優美的旋律動人的歌詞深深地打動呢?內心深處對這位作曲家的敬慕之情油然而生;登上瀕海的寒風山,腳下秋田市的全景盡收眼底,一覽無余。向西舉目望去,日本海碧波蕩漾,海平線上天水相連,水的那邊便是我的祖國,淡淡的鄉愁像根無形的絲線纏繞著異國他鄉的游子之心。穿著日本民族服裝,擂動被稱為世界第一的鷹巢町的直徑二米多的太鼓,望情地在街頭載歌載舞,叫人樂不思蜀,忘記自己是異鄉客;觀桿燈,泡溫泉;被停采的礦山改造成了文化遺產,供游人觀光游覽。日本開始從工業化發展過程中驚醒,保護資源環境已經成為他們的新理念;還有,“落霞與孤烏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傍晚,在海邊跟漁民一起拉網……  游罷晚歸,畠山會把我帶進日本料理店,有雞素燒、壽司、日式燒烤、刺身、天布羅、烏冬面……當然少不了喝一碗日本醬湯。如果是在俱樂部下棋,則帶上一份精美的便當和一瓶飲料,當然費用由畠山掏腰包。

      一晃幾個月過去了,當地俱樂部要舉辦圍棋比賽,比賽分初學者和有段位的兩組。

      那是一個霪雨霏霏的下午,是鹽地先生開車帶我去的。有三十多人參加比賽,幾乎全是陌生面孔。經過五個多小時的較量,鹽地先生獲得第二(實為并列第一,后經抓陽,手氣不好,降為第二的)。而我則意外地獲得初學者小組第一,獎勵是美國罐頭二箱, Salad oil二桶(當時我不知道 Salad oil是什么東西,后來到學校問同學,只有上海來的同學說是一種加工過的食用油。罐頭帶回學校,讓同學們分享我的戰果,Salad oil送給了鹽地先生)。見我也拿了獎,先生喜出望外,高興地約幾位棋友到生魚片店撮了一頓。有一種晶瑩透亮,酷似蘭州涼粉的海魚生魚片,很誘人,我挾了一塊放到嘴里,結果太過“筋道”,像橡皮筋,越嚼嘴里越多,越嚼越惡心,差點吐出來,索性直接吞了下去,體會了一下吃生魚片的艱辛。在飯館我又破天荒第一次演唱了KARAOK,這里的一切都覺得很驚奇。

      臨近歸國的前一個月,那正是殘雪消融,溪流淙淙,"櫻花前線"從南到北轉移到秋田一帶的季節。這時,日本棋院在各地舉辦的一年一度的段位認定比賽,就要進行,未經我的許可鹽地先生也給我報了名,而他跟我的讓子棋還剩有兩子呢。

      比賽的那天,有上百號人參加。人群中我隱約聽到“他是支那人”的一種蔑視、傲氣的聲音,我心里像被戈壁荒原大薊身上的纖細而銳利的刺扎中一樣,欲拔不能,感到一陣隱隱的燒痛和難受。這是當時我國國際地位的一種反映,我極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只能韜光養晦,若無其事地投入到比賽中去。我的對手是二位初段和二位二段選手,只要戰勝三位以上對手,才有望定段晉級,每局一盤定勝負,一人限時35分鐘,超時判輸。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正規比賽,心里沒底不要說,連計時鐘都不會用,不是忘記了壓按組,讓對方偷偷地消磨自己的時間,就是在已按下的按鈕上又按一次,浪費感情,思維和手的動作打架,內部不和,給“敵人”以可逞之機。前三局我2比1領先。  慘烈的第4局從一開始就是一場激烈的“肉博戰”,我執白棋,后手。我是一會兒構筑長城,擴大疆域,搶占地盤,一會兒主動出擊,殺入敵陣,把沖上來的“敵人”壓下去,一會兒“敵人”又趁機反撲,卷土重來,侵入我的領地。越是關鍵時刻越要沉著應對,可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我下出昏招,一方白棋被黑壓壓的“敵人”團團圍住,形成全殲之勢,我的白棋只有一只眼,成了“獨眼龍”,就地做活希望破滅,四面楚歌,風聲鶴卻,眼看就會上演一處“霸王別姬”了。白棋的這支部隊一旦被殲,前功盡棄,功虧一簣,只好當“亡國奴”了。我的臉上微微發熱了,額頭上冷汗涔涔,還不停地搖動著紙扇,裝出一付諸葛亮巧施空城計,羽扇綸巾,臨危不懼的神態。對方不停地叫喊著“掃——嘎!掃——嘎!”,像夏夜蚊蠅聒噪的嗡嗡聲,令人焦躁不安。

      我無意中抬頭時發現,站在旁邊觀戰的鹽地先生輕輕地搖了搖頭,輕輕地嘆了口氣。

      難道就這樣坐以待斃、束手就擒不成。不到最后絕不能言棄,絕不能放棄一線希望,死馬當做活馬醫,我只有視死如歸,豁出去背水一戰了。經過長考,我偵察到了一點“敵人”布防上的漏洞,果斷地切斷了敵人的一小股黑子,決定突出重圍,幾個會合下來,結果形成“劫”爭。只有打劫成功,才會出現生機。經過二十多個迂回打“劫”,黑方誤算,白方巧渡陳倉,終于突破了“敵人”苦心經營的堡壘和防線。白方趁勝追擊,以摧枯拉朽、排山倒海之勢,橫掃千軍萬馬。“敵人”兵敗如山倒,黑棋大龍反被我殺,“霸王別姬”換成了一折“屠龍記”。“敵人”回天乏術,縛手就擒,無條件投降了。我長長地敘了一口氣,如釋重負。當我環顧四周,尋找鹽地先生時,才發現他早已離開了這里,也許他不忍心看到我慘敗的一幕。

      我撥通了鹽地先生的電話,先生聽了我獲勝的消息后,在話筒里懷疑地問:“這是真的嗎?”我說:“是真的!”接著傳來高興的:“奧買待道!奧買待道!”的祝賀聲。

      回國后不久,我收到了鹽地先生的來信,說我取得了免狀(段位證書),我的大名也上了日本《圍棋年鑒》。同時告訴我畠山近期要來中國,看望我這位中國老弟。

      五月的永登,嬌艷似火的玫瑰花轟轟烈烈地開滿了莊浪河兩岸,麥青柳綠,荒涼的山崗上遠遠地望去透出淡淡的淡淡的微綠,大西北獨特的風光給我們長足了精神。畠山真的來了,帶來我的免狀:  王衛東殿  貴殿棋道執心修行無懈怡手段漸進依之初段令免許畢猶以勉勵上達之心掛可為肝要者也仍而免狀如件  平成二年四月二十二日  ?日本棋院  理事長:朝田靜夫  審查役:名譽本因坊 阪田榮男  審查役:九段 巖本薰  審查役:九段 大島一玄

      畠山逗留了僅一周時間,我找來了永登的圍棋高手進行了交流,我們抓住難得的機會,輪番上陣,掀起了一場又一場“中日大戰”。當然張聚成先生也身先士卒,沖鋒在前。在對外實戰交流中,棋力得到的提升,圍棋思維得到了拓展,也感染了更多愛好者前來觀戰,豐富的小縣城的文化生活。  畠山先生還給我們贈送了由著名棋手題寫扇面的日本棋院專制的紙扇,有小林光一的“爽”,有大竹英雄的“致遠”,有藤澤秀行的“行云流水”,……我當然選擇了武宮正樹的“神游”作為紀念珍藏。

      為體現我們禮儀之邦的熱情好客,讓畠山玩得愉快而盡興,我還托人要來了一位副縣長的坐騎——北京吉普,帶他到永登境內的名勝古跡游覽了一番,登上了青龍山,參觀了吐魯溝、妙音寺、海德寺、大佛寺,聆聽了天窗眼、燈桿石的美麗的傳說……雖說是“坐車觀花”,也令畠山感動。  近三十年過去了,為工作,為前途,我幾乎放棄了下圍棋的愛好,但我跟鹽地先生和畠山先生的這份棋緣,卻隨著時間的遠去而彌足珍貴。

      畠山至今一直保持著同我的聯系,從未間斷給我寫信,給我寄來《棋道》和有關報道中國的報刊雜志,寄來了白發蒼蒼的鹽地先生仍在圍棋天地“神游”的照片。還說有時間邀約鹽地先生一起再來中國看看,一睹西部大開發中日新月異的永登豐采。我也期待著闊別已久的師生棋友重逢,再同這里的圍棋朋友紋枰對坐,以棋會友,從容手談。而我在棋盤上早已偃旗息鼓,“中日不再戰”了。

      (作者王衛東系民建蘭州市委員會主委)

      

    責任編輯:張晶
    民建中央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如有需要鏈接轉載或其它方式調用者,請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網站”或相關字樣。

    ② 凡本網未注明“來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僅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進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參考,我們不作任何承諾保證,不承擔任何的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 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來源:民建中央",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聯系方式:信息中心 電話 010-85698208,010-85698216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關于我們站內地圖

    地址:北京朝陽門外大街吉祥里208號(100020)電話:010-85698008傳真:010-85698007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是我們的第個訪問者,備案號:京ICP備05038210號

    腾讯欢乐麻将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